hhhhhhhhhhhhhh

画渣……就不说什么了……_(:_」∠)_

论兵长性格和行为的相性及成因

于社稷:

我诡异的分析贴——就当存个档。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系列。




前言
首先,鄙人只是单纯地想表达自己的看法而已,并不代表自己说的是一定正确的。
如果您能指出不对的地方,我会感谢您,但请您注意言辞和逻辑。
其次,出于某些原因,可能我所做出的推测在诸位看来会有些奇怪,
但是,再次出于某些原因,我所说的,可以说,是有现实依据的。
因为会影响到那些人的生活,并不会过多透露。
最后,我只是以那些现实中的人作参考而已,并非说是以他们为原型来塑造兵长,
绝对不是,只是取出相似的一两点,做出进一步推测,再反过来探寻这些行为的切实可行之处和合理处。


因为说实话,在看过的很多文中,无论CP耽美言情,很多人的行为和他的性格,职业,环境,并非完全相符。
而本人只是单纯的发表观点而已。




诸位对兵长大人的性格是什么看法呢?
原来用另一个号潜水的时候,曾经看过精品贴里对兵长的人物分析。
很周到,很准确,但大部分是以验证与发掘起源的方式来得出结论。
那么反过来呢,不验证,而是推测,根据事实,进行合理的推测。
从而得出兵长性格与行为的相性及成因。
不会使用专业语言,因为这不是写论文,论文什么的最烦了。
只是据现实所得到的一些信息而推测分析而已。
说穿了,此乃本人的一己之见。




首先,我个人是很想将兵长真实地放入现实生活中来分析的。
而普遍来说,现实中的人,是相当复杂的,很多时候的行为,受制于环境,感情,关系,是不能以性格属性一概冠以理由的。
但是确实,性格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人在环境下作出的行为,人际关系,甚至是自身的环境。
这些身处现实的诸位应该充分了解。


在这里阐述一下个人观点,我认为,兵长是一个相当没有安全感的人。
说实话,一个从小在地下街长大的人,见惯血腥暴力弱肉强食,从小到大没有任何可以依靠撒娇的东西,能有什么见鬼的安全感。
同意地请不要举手(笑
然而不安全感是有很多表现方式的,举个例子,美剧《无耻之徒》中人物的环境是布鲁克林区,在现实中,那是曾经美国最混乱的地方,很多人住的是违规建筑,有的是用硬塑料板搭的简易板房(地震后常用于安置灾民),各种各样的铁丝网,生锈的锁,废弃的半成品建筑,肮脏的阴暗的角落,和疯狂的夜晚。从灯塔路口处沿着大街走下来,变化显而易见——从林荫路上,家家有车且房屋独立,到名副其实的贫民窟。
地下街大概就是那种环境,比那甚至要糟得多。
而剧中的艾玛的表现方式就是——每次养父出门的时候,在门前挂很多诉说想念的纸条,杰瑞米——花心,养父——酗酒,还有米奇——暴力。

或者其他的,边缘性人格患者会经常反复的问对方你爱不爱我,自我认知缺乏,对他人的认知永远停留在第一面,对他人的评价往往是极高或者极低。
那么兵长呢,诸位认为他的表现方式是什么?
兵长是一个很内敛的人,诸位知道,兵长往往对下级很关照,甚至连一些细节也关照到了——他甚至记得每一个士兵的名字,抽屉里小心的存放着大多死去士兵的自由之翼徽章。
尽管这可能是作者的表现手法,但是依旧这些不难看出。
兵长是一个细心的,内敛的人,并在某些方面是敏感的,比如说,在人的感情方面。
他绝不会说出口,你爱不爱我这样的话,甚至行动上也很少表现。

这种人,如果他喜欢你,你根本不可能知道他对你有意思,就算你们之间没有任何阻碍。
他会一直看着你,你的表现,你的行动,默默地在心里评判,作出一系列的猜测,探寻你的行为中所表露的含义。
但是他一个都不会去相信。
是的,他会做出一大堆猜测,然后,用心中的不确定去将它们全部推翻。
那么问题来了,兵长是一个猜忌的人吗?
不是!绝对不是!
他,至少从人际关系这方面,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有相信过!
这是极度没有安全感的表现之一,与将不安全感转化为焦虑从而发泄出来的人不同,这类人,更加理智,更加隐蔽,更加麻烦。




对于一个心理医师来说,同样是面对由不安全感所引发病症的病人,兵长这种类型的更加麻烦。
当然我不是说兵长有病,虽然兵长有不安全感,但并没有引发严重的精神疾病,但他有严重心理障碍那是肯定的了。
这类人的表现【一般】是这样的,兵长的话还有些别的情况,可能会有些不符,毕竟造成兵长性格的因素很复杂。
他一般不说话,你一开始见到他会以为他是沉默寡言的人,然后你和他近距离相处后会发现他其实是个还挺好相处的人,你的请求如果有适当理由的话一般不会拒绝,看到东西不会主动去抢,如果拿到别人心仪的东西他甚至会让给对方,你开始认为这是一个温柔的人,你想要和他成为朋友,你向他倾诉心事,他会默默的听着,绝对不会告诉别人,甚至会提出一些温和的建议,你问他我这么想会不会错了,不管你对不对,他十有八九会回答,
“很多人都会有这种想法,这没什么。”
这类会让你听了很安心的回答,毕竟人都有“法不责众”的心态。
你们会成为很好的朋友的。
当然,这只是你以为。


问一个问题。
在上述描写中,请问,你为他做了什么?
或者,你这个人,有哪里给他带来任何东西了吗?
最令人心寒的一种可能是,
你,问过任何有关他的是吗?
你,关心过他这个人吗?
有试着去了解他哪怕一点吗?
是,你很主动的和他说话,认为和他是无话不说的好朋友,当问你为什么,你可能会拍拍胸脯自豪地说,
我们可是无话不谈,他对我真的很好,我伤心他会安慰我,我们甚至都没有摩擦。简直是天生的朋友。
他可能站在你的旁边,默然不语。
哈,请容许我笑一下。
诸位也许曾经在生活中见到过,会有“你”的这种行为的人,甚至,容我失礼,可能我们自身也曾扮演这类角色。
“你”不一定不好,“你”甚至本是一个十分会察言观色的人,你对他的喜欢是真的,你也愿为他付出,只要他提出。可能只是你一不小心地忘了,忘了你的这位“完美朋友”,还会有什么其他的什么
――因为他实在是太温柔了。
作为一个“朋友”,他温柔完美到,你忘了他也是人。

一般来说,像梅勒斯和塞利努提乌斯那样几乎从未有过怀疑的朋友,诸位相比十分清楚是不可能的,毕竟各种因素参杂,保不齐哪天发生什么呢。
有怀疑必然会有询问和摩擦,想想你们之间,是不是哪里有问题?




很显而易见地,你们之间的关系只是你一厢情愿。


现在,给你加上十个智慧点,你脑中划过一道闪电,终于发现了违和感。

你大惊失色,你发现了。

你认为你们无话不谈,其实是你说他听,而他从未说过有关自己的事。

你伤心他会安慰你,可是他对别的熟人也是这样,那感觉,简直像是每日的问候一样。

你们之间没有摩擦,这是最为奇怪的,因为他很少发表意见,有也只是安慰你。

他真的很好,他对你感觉不坏。但你并走进他的心里了吗?

从未。

差不多了。

现在我们想想,兵长可能并不完全符合上述“他”的表现,但是合理地整合一下,兵长毕竟和我们出身不同,环境不同,他开始在地下街,后来,是在军队。


军队是什么地方,简单地说是一个等级森严的地方,军衔高,就是长官,下级士兵绝对不能违抗上级的命令。


兵长在军队中,朋友什么可能性的很少,其实更多的是上下级的关系。



先从上下级开始说,

作为一个长官,兵长不仅仅是称职。但是除此之外呢,兵长很少做超过长官,同伴这一类身份界限的事。

听起来可能很过分,但是我还是说,抛开沉重的使命,临终的托付。从人际关系方面来看,在利威尔眼中,上下级关系也仅仅是上下级关系。


是的,他会在临终时握住将死士兵的手,会做很多在我们看来,其实已经不是长官必须做的事情。


可是兵长做了,但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因为在兵长眼中,这是他该做的,作为长官,作为人类。


但是,在士兵生前,若非必要,兵长很少会和士兵主动接触,有些时候甚至是避免接触的。


也就是说,兵长是避免人际关系的,并且大致是基于这样的想法上。


——我不知道那家伙最后是否会死,所以绝对不会把感情寄托在他身上。


既然如此的话,不和他人接触就可以了。


陌生人死在面前,总比和自己拥有美好回忆的人死在面前,感觉要稍稍好受一些吧。


于是,兵长用一把沉重的锁,将自己的心牢牢地锁住。不叫痛苦和悲伤进来。


也就是说,那些随时会死的士兵,无法给兵长带来安全感,也因此无法在兵长心中更进一步。


然后,在上面我曾举的例子中,那个人,有一个最重要的特点,一个细致的人会很轻易发现,就是他的不真实感,违和感。
表面上似乎不喜欢说话,但有时候意外的话挺多。
表面看孤僻,在兵长身上就是脾气不好,洁癖,神经质,难亲近,但意外地会很温柔。
表面上他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目中无人,实际上你会发现他早已暗地里记下你的名字。


这些,都是兵长让我们感动的地方。


然后,问题来了,为什么?


我们见过一个人带着温和的假面,最后不过是个伪君子;也见过一个人从凶猛无比的野兽变成温顺的小猫。


他们都在伪装,前者是基于不大好的心理和目的,后者基本上都是基于本能的心理防御机制。


——如果你连这样的我都接受不了,你是没有资格进入的我的内心的。


这样的心态,是基于害怕。


成为这样一个人的重要的人,首先你要接受并理解,他所展露出的特点,注意,不是忍耐,也不能喜欢。


呃,不过如果同为洁癖的话也可以。


兵长是有自知之明的,他知道自己,举个例子,脾气不好,不是什么好性格,当然他是绝对不会改的,但是如果有跟抖M似的凑到他跟前,兵长是会恶心的。因为兵长他不是抖S。


关于这个回头再说,所以说,如果想成为他很重要的人,首先你要接受并理解他,不赞同也没关系,但请你理解。


这一点,会刷掉很多人。


再其次,你得把他当人看。


不管是上面的例子,还是兵长本人。


他们从外人看来都是很可靠地,可以依靠的存在,尤其是兵长,他身为人类最强,且拥有着令人感动的温柔,令人敬佩的稳重,完全是卡密一般的存在。


卡密,拥有无尽的力量,可以供予人类,力量与信念。


人们敬仰他,在不自觉中将他神化,然后忘了,这样一个人,不是神,他给予那么多人保护,给他们力量,战斗的信念,多少人的希望,死不瞑目,都寄托在他身上,那他自己呢?


人类利威尔,他的信念和力量,来自于哪里?依托于何处?





论兵长性格和行为的相性及成因

于社稷:

第一个属性,抖S。
似乎相当一部分人都认为兵长是抖S啊,我是说所有知道兵长的人,并不仅局限于本吧。
说实话个人对此并不是很赞同。


兵长本身是个毫不客气的人,你惹他不满,他会直截了当地说,
“喂,挡到我了。”
这样的话,
开玩笑,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就是抖S吗?下面粘贴复制自度娘。

抖S指的是在“虐待”别人的过程中获得快感的人,喜欢欺负人,个性强。

兵长喜欢欺负人吗?不见得吧,会在其中获得快感吗?不见得吧。

他不过是因为成长环境,使他解决问题的方式是暴力而已,这种情况在地下街之类的地方很常见。

他会说,我认为最有效的管教方式是疼痛。

直白的翻译一下,其实就是我们常说的,不打不长记性。

这句话年龄稍微大一些的孩子们默默地摸着自己的脑袋想想,小时候父母有没有点着你的脑瓜壳,恨铁不成钢地同你说过,“你啊,真是不打不长记性,我小时候要是巴拉巴拉,你爷爷巴拉巴拉。”

你需要的不是教育,而是教训。

这点我举双手认同,小孩子真是难管死了,说八百遍不会听,最好的方法是让他摔一跟头,回头就记住了。

这种其实一般家长都会有的心态,从哪里看出兵长有抖S倾向了,若真如此,那我大天朝岂非——


这是我的观点,并不强求各位接受,看看就好,赞同也好,不赞同也好,笑笑就行。




第二个属性,洁癖。
论洁癖的苦逼性和恐怖性。
兵长的洁癖,说是萌点吧,好像也是,毕竟兵长面对一坨脏东西时苦大仇深的脸还是很有看点的。
洁癖这东西,也分轻重,兵长属于无可救药型。
就暂时说一下洁癖者眼中的世界吧,作为一个深度洁癖,我已经对这个肮脏的世界绝望了。
感谢巨人的世界内还没有【分子运动学说】吧,不然兵长绝对苦逼的要死。


以下省略无数字。




怎么说呢,作为一个新时代的洁癖其实挺苦逼的,我有时候想现代PARO里的兵长会不会也这样,【不,兵长大概没我这么蠢·····】,别人理解不了,说你怎么这么·······,很多时候完全是自己把自己逼入了绝境。
每天洗手无数遍的人表示,当明白这个世界空气中,人体内,人体外,都有无数的细菌在游动时,每天有亿万个病毒顺利侵入体内时,洁癖的心情是崩溃的。
不过还是不想死啊,死了不就更脏了,火化也不行,谁知道他们准备的盒子干不干净,·绝对不行!
哈哈哈,其实我一直好奇,为什么没人写这种因为兵长洁癖而陷入窘况的梗呢,明明很可爱的。
说洁癖的话,不得不提一下强迫症,兵长可能是强迫型人格,这种人大家可能都知道是什么。




看一下兵长。
1.道德上的强迫。不一定是强迫症,但有的强迫症确实会这样。
兵长意外的道德感很强啊,虽然地下街出身,但和其他人不同,他虽然蔑视规则,但却尊重人性。哲学上著名的斯多葛派的主张略有些相似,对个人的德性、个人的解脱看得比社会得到的改造更为重要。特别需要注意的是,斯多葛派兴盛于一个人人无能为力的时代,生活于一个混乱的世界。同兵长所生活的世界同样,人的死亡,疾病,痛苦,贵族的丑恶,是我们无法改变的,但是我们自己是可以被改变的,因为什么力量也不能阻止我们,不能强迫我们做坏事。
但非常明显的不同就是,兵长蔑视神明,而斯多葛派虔诚于神明,这完全是社会背景不同造成的。
2.洁癖,不说了,明显强迫症。
3.性格固执,信守承诺。别问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写到这个。
兵长很信守承诺,这从某种方面也可能来自于道德上的强迫,原因的话,很可能是因为兵长憎恶背叛,这个可以很轻易的看出来,兵长可能并不是为了道德而道德,而是他憎恶的行为大多是不道德,这就是为什么他有时会做出自相矛盾的行为,说穿了,他和伪君子不同,他有一套自己的行为准则,感谢上天他选择的都是好的。


一个信守承诺的人,不一定是一个讨厌背叛的人,反过来也是。但是兵长信守承诺,憎恶背叛。


憎恶背叛可能因为他不安全感很强烈,如果说一个人的死亡也算作是不辞而别的背叛的话,兵长最开始的创伤必定来自于童年,或者被抛弃,或者家人死亡,这是必然的。对内心敏感的兵长来说,【注意,敏感不代表纤细】冲击可能会很大。有可能会引起他的憎恶感。成年后,更加强大的他,仍然无力去阻止同伴走向死亡,这种无力感,兵长从小就无法选择自己的生活,这种无力感是深深根植于他的内心的,尽管他强大后,也没有完全拔出。他痛恨无力感,越无法掌握命运的人,越对自己的命运有一种强烈的掌控欲。
他要掌控自己的命运!那些大块头的家伙,正是他前进道路上的阻碍。
他的固执,可能源于这种对命运的无力感,可能源于天生的强迫,可能源于基因,可能源于信念。这种固执,体现在身上便是坚强的意志,绝不认输的精神,不撞南墙不死心的顽固。
而同样固执的要死甚至比他更胜一筹的少年,在阴暗的牢房里,低声嘶吼出那句血一般的愿望时,兵长眸中精光闪过。
——他似乎,发现了一个同类。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兵长的固执和艾伦的固执,是不一样的。兵长的固执,要柔软一些。这个回头再说。
兵长很欣赏固执的人,他很欣赏艾伦身上的冲劲,一往无前的,任何事物都不能被打倒的怪物般的意志——这种东西,在人类身上很少出现,人类大多是懦弱的,是妥协的——这是创哥给艾伦开的最大外挂,一个精神无比强大的人,是无法被打败的。
海明威说,一个人,你尽可以杀死他,但你打不败他。
艾伦又可以再生,很难被杀死······神一般的外挂,不愧是亲儿子。
咳咳,跑题了。总之,利威尔的心是野的,他很喜欢艾伦,因为艾伦身上,有他自己都没有的怪物般的品质。
但是因为主要说兵长,艾伦就不详细说了。
以上。




第二点五个属性,为什么是二点五呢,因为各位都不知道这个属性,说起来这算不算属性还是另一说,但是出于某种私心发上来了。
不说来由,也不说分析过程,因为全是些无聊的东西,直接上结论吧。
兵长的话,【有可能,而不是一定】,因为确实在临床上是得到证实的,会出现一种情况——呃,话说大家都知道精神状态在某种程度上会影响人的身体状态吧——身体变得敏感。


具体一般应该是这样的:疼痛延迟,痛感放大。
疼痛延迟指的是一般人需要0·1s感到疼痛,兵长大概会延迟三分之二的时间。痛感放大也是,就是比一般人疼,不过更有可能发生的一种情况是,痛觉紊乱,这个词是我瞎编的,是根据某个实例自己做出的推想,就是分不清自己的疼痛程度,这个有点危险啊。
不过也就是可能,也不是全部都会这样,对吧。




第三个属性,傲娇。其实我更乐意称它为骄傲。


再次复制度娘,
傲娇[1-2] 是指人物为了掩饰害羞做出态度强硬高傲表里不一言行的代名词。


首先问大家一个问题,自傲和自卑能掺和到一块吗?
答案是能的,在某领域,很多事例中的人都会表现出忽高忽低的自尊心,有时高到自傲,有时低到自卑。
兵长差不多也就是这样。这也可以为他很多时候的行为作出了有效解释。
兵长可能算傲娇吧,但是这个词并不准确。
他有时候做出的行为可能不是为了掩饰害羞,而只是单纯的——不擅长和人打交道而已。


态度强硬什么的,这个我不想否定,他确实是一个强势的人,这源于他对自己的信任,他认为自己的建议是明智的,经过深思熟虑的,正确的,所以他不容许别人质疑这个正确的决定,质疑只会浪费时间,干干脆脆的服从就好了。他的强硬不是为了掩饰害羞,而是他认为他所要求别人做的是正确的。如果他自己不确定的事,他是不会要求他人去做的。
这是他的自傲。


”兵长,您冷吗?穿我的衣服吧。“
”·······我不冷。“
”兵长,这是糖果吗?真是少见啊。“
”······小鬼的东西,我不喜欢吃,你们吃吧。“
”兵长,您没事吧?“
”我没事,先去管其他人。“
”兵长,您为什么不和大家一起参加宴会呢?“
”······和我没关系,你玩你的吧。“
列举这些模拟对话,只是想说明一件事,兵长深藏的自卑。
刚开始看到这些对话,这个人给人的印象会是——温柔,孤独,温柔。
为什么温柔呢?
因为他把很多东西都推让给别人,虽然借口有些拙劣。
为什么孤独呢?
因为众人都在欢乐,他却独自一人。
为什么呢?
因为他和那些人是不一样的,他什么都没有。【尽管事实可能并不是这样】
当其他小孩子都有糖果,而唯独一个小孩子没有时,尽管那个小孩子可能并不喜欢吃糖,他都会产生失落感,自卑感——我为什么没有呢?我不够乖吗?
如果他喜欢吃糖果,那情况就更胜一筹。
相比其他人,利威尔拥有的可以说少得可怜,他的内心绝对会产生疑问——为什么?


为什么他们拥有家人或者和家人美好的回忆,我却只有痛苦?
为什么他们能够自然的感谢道歉感动流泪,我却只能僵硬?
为什么他们能够坚强的背负起他们所背负的一切,能够尽情的交往,拥有朋友,我却······不可以?
······是我的问题吗?是我,不行吗?
没有人回答。
——是我,的问题啊。是我的问题啊。


这并不一定是自卑,并不一定是怯弱,并不一定是因为攀比,但是当你真的和周围人差的太多以至于格格不入时——
某种情况下,微妙的距离感油然而生。


距离,不同,差别······这些是大杀器,能让夫妻同床异梦,能让兄弟阋墙,能让父子反目成仇。


兵长当然不会因为这个而怎么样,只是,他的身世和别人的差异——小混混和普通人,他在很多方面与他人的距离,尽管可能不是他个人原因,但是,却被他归结为个人原因,这一点倒是和艾伦一样。
而兵长的处理方式是,随它去。
他不会因此而作任何改变,他不在乎这些,但是隔阂已然产生,他下意识地把自己与其他人区别开来,况且自己的需求少得可怜,他下意识的让他人优先,这些让他人越来越尊敬他,对他感激,然而感激是种可怕的情绪——她只会将你们分得越来越远。他被人推上神座,隔着长长的台阶,他没有下去,反而缩回了双脚,离众人更远。
这是兵长的失误,但却是性格使然。


顺便说一下,兵长的交往能力真是相当有问题。

论兵长性格和行为的相性及成因

于社稷:

我甚至很庆幸兵长活在巨人的时代,因为在那里,士兵的死亡,同伴的死亡,沉重地压在他的身上,给了他力量信念,然而如果换一个和平年代,兵长会无聊到死的,没有任何用处,没有任何可以信赖,被信赖的关系,他轻松无比,但却是不能承受之轻。


兵长需要一些沉重去使自己像人类一样脚踩大地。


话说回来,兵长其实,是没有依靠的,他可以依靠谁啊。


调查兵团吗?埃尔文团长?韩吉?巨人小鬼?


严肃点。


他就是以上所有人的依靠,他去依靠什么啊?


可能会有人说,兵长那么强怎么可能需要依靠。


我只想说,请·把·他·当·人·看。


人们一般会有一种普遍的看法,一个如果人很强,很成功,他是不需要保护的。


家里比较优秀的省心的那个孩子是不用太操心的。


不是的,调查显示,人类社会中,在一般情况下,稳定成熟的人际关系中,反而是弱小的人精神上的安定感更多。


不要和我说关于某些现代社会的现象,那不是成熟的正常的关系好吧。




为了更好地了解众人对利威尔的看法,我去很多地方逛了逛,进巨吧,利威尔吧,团兵吧,利艾吧·······大部分人似乎都认为兵长很坚强,很自我,他绝对不会后悔,是一个强大的,一直向前,高于众人的角色。
这样的兵长对自己幼年时地下街的经历全不在乎,或者说,我看不到他身上地下街的印记。
搞心理学的都知道,一个人的性格除了基因中天生的一部分之外,更大的决定性因素是后天养成,在后天养成中最关键的是童年,一张白纸上最先染上的颜色越深,越难以洗掉。
利威尔真的那么无所不能吗?
我们现代社会中那些真正的成功人士,真正的大佬,可能确实有一种非凡的释然与大气。但是我们亲爱的兵长是成功的吗?他从来都没有得到过他想要的。
他不是成功的,他从未得到过自己想要的,他被埃尔文,被人类推上了人类最强的宝座,谁想过他自己究竟愿不愿意?
兵长很识大体,为了脆弱的人类,为了已逝的同伴,为了能够让同伴活下去,他成为了人类最强。
——可是啊,看看,连他成为最强的理由,都是那么的残酷与,悲伤。
稍微想想,我都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兵长的内心——那何等空虚,残破,鲜血淋漓的内心。
我一直都在想着一句话:
玛利亚,罗斯,希娜三道墙壁保护人类,当墙壁被破坏,人类最强成了人类的最后一道墙壁。
看到它,你是否感到压抑,是否,感到心疼?
应该心疼的,应该心疼的。




现在说朋友,兵长这种人,如果问他,你有朋友吗?
如果亲密度够,多半他会反问你,什么算朋友?
八幡大老师把这一回答作为“没朋友”的典型回答。

你可能会觉得他孤僻,不和人相处。
可是你如果问问他周围的人,认为是他朋友的人,大有人在
他们会异口同声地说,“虽然看起来他很……其实他是个很好,很温柔的人。
他的确是
那么,发现奇怪的地方了吗
一个他人其实都喜欢的人,给人的第一印象是不好和人相处,第二印象是没朋友
很奇怪吧,也没什么奇怪的。
因为兵长他不是一个主动的人,甚至说,他其实蛮消极的。
同样一个问题,为什么要战斗。
为了保护家人,为了报仇,为了巴拉巴拉。
兵长会回答,为了不被侮辱,为了不被吃掉,为了不被弄脏。
被被被,全是被动。
兵长属于你不招惹他,他不招惹你,看你不爽骂两句,也就算了。
但如果要是触及到他的底线,等着被狠狠报复吧。
现在想象一下,先想想一个圈,圈中央有一个固定的球,外面有好多滚动的球。
我们人类社会的人大多是滚动的球,人来人往,总会离开,最多只是停留的时间不同,滚啊滚。
我靠近你,我离开你,你靠近我,你离开我。好聚好散。
兵长是固定的球,他不会靠近你。
一只球滚过来,然后撞上兵长,然后呢?
又被撞了回去,你轻轻地接触了他,了解了它的表面,还来不及看到它被包裹在最里面的内心,就又被撞了回去。


怎么样才能和这样的人拥有长久的相处时间呢。
告诉你吧,死缠烂打!
首先要有不撞南墙不死心的决心,要有头破血流的觉悟,这点意志都没有,想攻略兵长还是一边儿去吧。
不要试着和他成为朋友,一般有心理问题的人多半分不清朋友的概念,要不就是主观上分的太清。
要成为让他觉得很重要的人,然后接下来具体成为什么,主动权在你。
我抱着研究的心态看了几篇利艾文,精品区的,挺不错的,就是兵长总是不对劲。
兵长可能真的会主动关心一个人,但是这一般来说都是有正经理由的,比如你需要关心,他就会给你关心。
可能在你看来很感动的事情,在兵长看来,完全很平常。
兵长他,是没有回报的意识的。他付出,普遍来说是不会指望回报的。如果你很认真的感激他他反而会惊讶。
为什么他会对回报不报希望呢?
从一开始的案例上看,那个人为什么对你那么好,好到好像无怨无悔似的,他都没有怨言。
因为他对你不抱希望。
不求回报,一般是两种情况:爱得太深,毫不关心。
第二种的感觉就是,你在街边给了乞丐几块钱,来指望他来日发达后来报答你吗?
兵长他对人很不信任,他信任他的士兵,信任他的长官,但是他对于这些士兵长官是否能在感情这方面信任与否,持怀疑态度。
简而言之,他不认为这些人能给予他心理上的安全感,所以尽管他们之间有战友情谊,但是一旦战争结束,兵长的结局无外乎远走高飞,从此孑然一身,再不相见。


兵长出身不好,文化不高,但他的心灵高贵。
他勇于承担责任,承担同伴的死亡,死亡士兵家属的指责,承担同伴的生命,承担人类的期望······够了吧。
他没有多余的力气去承担在人际关系中一个保护者的角色了,无力再承受那种朋友爱人间无聊的猜疑,烦透的争吵,背叛的伤心了。
他只能选择远离。


兵长有不安全感,不知道大家认同否?
高处不胜寒,兵长没有心灵上的慰藉,而人类,是需要这种东西的。
兵长有很多人的敬仰,但他没有一个人独一无二的爱。
关于信任这方面,公式书里说兵长信任埃尔文团长。
我想了想,这其实是一种十分残酷的信任。与其说兵长相信埃尔文绝对不会放弃自己,不如说兵长是相信——


——这个家伙的命令绝对是为了全人类的,即使是让自己死,也绝不会让自己毫无意义的死去。


他相信埃尔文的决断,至于对方是否会放弃自己的生命——如果有必要,那是肯定会的。
拥有着如此觉悟的兵长,是这样信任埃尔文的。
对于利威尔班而言,兵长信任士兵,士兵信任兵长,这是一种战场上的信任,一种生死依托,把互相的性命交付于对方,毫无理由的,即使死掉也无怨无悔。
这些无一不是残酷的信任,根本无法给兵长带来安全的感觉,只能让他越来越不安定。
如果没有战争,人类,死亡的重任压在他肩上,让他没什么时间天天瞎想,这种残酷,足以让任何人窒息。
兵长也十分清楚这一点,所以他很少去想,想哲学家一样思考最后只能陷入无限的深渊,那么
——只要不后悔就够了。
那一天,能够变成巨人的少年第一次壁外调查,听到了那个人如此的话,


因为我们不知道选择是否正确,所以要做自己最想做最无悔的决定。 如果你觉得他的确不适合你你有喜欢的其他人那么就彻底放弃。如果还想陪着他就坚定一些。做自己最想做的,这样即使没得到好的结果也不会后悔。怎么做,怎么选择,都在于你。



是不是觉得这句话很坚定?


那么,能看到里面的孤注一掷,破釜沉舟吗?


那个人站在高大的墙壁上,前方是无尽的巨人,身后是惊恐的人类。


——什么选择?


——我没有选择。


从成为埃尔文计划中的那一片羽翼开始,我就,再也没有后悔的权利了。






兵长深深的不安全感是否很好的传达到诸位哪里了呢?
希望各位能够更加喜欢兵长。
接下来谈谈兵长的二次元属性,我本人是不大喜欢属性这个词的,因为在下喜欢兵长到认为他是存在于另一个世界的,是真实的,人。
人并非一成不变的。
而二次元属性是类似于标签一类的东西,贴标签啊!诸位喜欢别人给自己贴标签吗?



然而Q版也只有这种程度了QvQ

兵长别削我QvQ


【原创】时光轴(艾利/旧文除尘/短渣/甜/BUG多见谅)

好甜QvQ

店长桐清:

利威尔35岁的时候他们在一起已经五年了。艾伦推门进来,习惯性的一面解领带往沙发上丢一边像只小狗一样嗅着厨房里飘来的饭菜香,冷面的黑发男子系着粉色的KITTY围裙从厨房里探了个头出来面无表情地说“你回来啦”然后又缩头回去急急忙忙的照料锅里滋滋作响的煎肉。


 


艾伦25岁的时候他们还没有正式的确定关系。艾伦的毕业典礼上利威尔以前辈的身份出了席。毕业舞会上艾伦委婉的拒绝掉身边一个又一个漂亮女孩子的请求,坚定不移的走到他的面前绅士的伸手邀舞,他愣了愣然后轻轻点了点头。二人在舞池中优雅地旋转成为那次舞会的目光焦点,一曲完结艾伦在黑发男子的唇上深深的吻了下去,在周围人的一片尖叫里单腿跪下求婚。利威尔脸红得很好看,偏头过去轻轻嗫嚅了句“……啧随便你吧”。


 


利威尔25岁的时候在大学里又见到了艾伦,那时后者是新入学的活力满满的大一新生而他是行将毕业的研究生。有时艾伦在空闲时间会跑来找他争论某些学术相关,前者对于问题的钻研热情让他头痛得要死。他一开始还努力维持“冷静寡言的可亲可靠的学长”这一形象可被那小鬼缠得实在没法最后完全忘掉了自己原先的想法皱了眉跟对方辩个没完,对方虽然对他谦恭有礼但是也在某些问题上固执的要死。两人一开始还是客气的讨论,后来就开始争论的面红耳赤。旁边的人起初还劝,后来完全变成了看戏的态度,人手一包爆米花看两人免费的单口相声。两人第一天吵,第二天好,然后第二天再吵。


 


艾伦15岁的时候找利威尔补习化学。他对着那一堆一堆的颜色奇怪的化合物和复杂的分子式头痛且伤感并且几次有撕书的冲动。利威尔冷着脸耐心的一点一点的教,后来看到他一副快被逼哭了的表情叹了口气,轻轻给他的脑门上来了个栗子。“小鬼,不要那么逼自己……这个很简单的。冷静下来,别想的那么麻烦。”他摸着脑门愣了好久,然后在对方不耐烦的皱了眉问“你干什么呢灵魂出窍了吗死小鬼”时才猛地一打愣神回过神来。之后他对化学的兴趣越来越大,成绩眼见得有提升。第一次化学考试他是23分,初三的升学考试里他拿了92分,班里第二。


 


利威尔15岁的时候对谁都是一副冷静且认真的老成模样,只有对那个褐发绿瞳的小鬼才稍微能显露出一点他这个年龄应有的孩子气。艾伦每次到他家玩时都会给他带那种袋装的金色的小鱼形状的小饼干,带很多,两个人一起吃。利威尔每次吃都要坚持先把头咬下来吃掉。艾伦不满的叫着“利威尔哥哥好残忍”,他表情冷静的假装没有听到,伸手偷偷又去抓饼干。还在上五年级的小鬼头喜欢看高达的动画,并且坚持在休息日时把动画DVD什么的带到他的房间里拉他一起看。他一开始还冷着脸嘲笑这是小孩子的东西他才不会看云云,后期看得着了迷,两个人盘腿坐在屋子里看的如痴如醉。他意犹未尽的摸摸那小鬼的头,嘀咕了句“还不赖嘛”。


 


艾伦5岁的时候搬了家,由于家里没有母亲父亲又总是忙于工作,在新的地方他很长时间都是一个人孤零零的。某次他被附近几个坏小孩欺负,对方人多势众一起打他可他拼命忍住了就是没有哭。恍惚之中传来什么人大声呵斥的声音,坏孩子们吓得逃跑时他迷迷糊糊的睁眼,那个穿着黑白校服的男孩子向他伸出手来,表情平静地称赞他很勇敢。他一直都忍着没掉眼泪,可是看到那个素不相识的人后他忽然觉得鼻子就酸了,扑在对方身上嚎啕大哭。那个黑发的男孩子一脸嫌弃却还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对方比他大好几岁比他稳重许多可有时比他还要像小孩子,对于甜食的小小执着让小小的他觉得莫名的喜欢得不得了。有一次他和对方在星期天下午的阳光灿烂的房间里吃小蛋糕,对方捧着一只金黄色的带樱桃的小蛋糕吃的满足而安心,脸侧的线条在阳光里柔和而明亮。他忽然觉得眼前这个人真好看,那么好看,让他觉得那么安心。他忍不住就凑了过去。


 


“呐,利威尔哥哥。”他趴在对方的背上,搂着对方的脖子小小声地说。


 


“……干嘛啦死小鬼。”


 


 “我最喜欢利威尔哥哥了!以后利威尔哥哥嫁给我好不好?”


 


“……哈??!”


 


“……不行吗不行吗……”


 


“诶!喂死小鬼你别哭啊干什么为了这点小事就哭你还是个男子汉吗?!喂!”


 


“可、可是……”


 


“啧麻烦死啦你这死小鬼都说了别那么娘娘腔的要哭出来的样子啊……”


 


男孩子不满的“啧”了一声,反手抓住他小小的手,叹了口气。


 


“……你太小啦,等你长大再说。”


 


“……那么利威尔哥哥是答应了哦!!答应了答应了!男子汉说话不能反悔的!!”他的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两把抹掉了眼睛里朦胧的泪花,顺便轻轻地轻轻地在对方白净的脸颊上印下一个小小的吻。


 


“这是老师教我们的!这是定下约定不许反悔的意思哦!!利威尔哥哥长大后一定要嫁给我!!”


 


“……你可真是个小鬼……”


 


男孩子无奈的叹了口气。随手揉乱他的头发。


 


“——如果二十年后,你还想得起来的话,那就随你喜欢吧。”


 


“嗯我不会忘的利威尔哥哥!!!”他兴奋地大声说。


 


 


那是一切故事的开始。


 


温馨。


 


甜蜜。


 


 


                                                      END.